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九州风云录】第一卷1-8 第二卷1-4作者:冷面男 二
【九州风云录】第一卷1-8 第二卷1-4作者:冷面男 二
经见不到战友的身影。荣马飞见此情形,面露难色,这种情况 让他如何跑回城中呢?
 
  陈程宇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别怕,一会打起来,你往人声的反方向 去跑。这东西咱又不是没遇到过,范围不会很大的。」其实他心中也没有数,大 家经历了这些日子,渐渐以他为主心骨,连身为老大的敖子骞也放下身段,听从 他的指挥安排。这也是大家实属无奈之举,在西大陆这个乱世之中,就连活下去 都困难重重,那些虚荣名誉,实在比不过性命重要。要是在鬼门关里,陈程宇胆 敢如此以下犯上,敖子骞早就一刀砍了他了。此时最显得无所谓的反倒是地位最 低的刘童,队伍里都是有通天本事的人,他们要撑不住,自己也白费力气,走一 步算一步得了。
 
  泰樽和狐人对战早有经验,树林里纷纷响起哨声,急促、高昂、短暂、轻微, 各队伍之间通过哨声传达信号,松紧有度。很快,在南方前沿的一个队伍就发出 急促的哨声,泰樽敲响锣鼓,所有部队蜂拥而至。他们早就吃透了狐人声东击西 的苦,但凡出击,都全力以赴,六千多木林士兵一下子从森林各个角落飞奔向报 警处。陈程宇等人也紧随而至,这种情况,脱离了大部队就是肉。
 
  当他们赶到时,双方已经杀在一起。三百多名狼人被十数倍木林人围困住, 大把的弓箭射过去。眼尖的陈程宇一眼就看出陷阱,这里没有一个狐人,他们的 术者和法师铁定在附近准备大型法术,跑迟一点就可能被一锅炖了。陈程宇冲到 泰樽身边,在他耳边叫道:「快转移,一个狐人都没出现就把大部队暴露出来, 你想找死啊?」泰樽也是一名智将,一听就懂,拿起锣鼓又是一阵敲打,木林人 射杀了十来名狼人后又隐没在浓雾中。在近处隐蔽的狐人被木林人的撤退搞到一 肚子闷气,本想打算用狼人做诱饵,等木林人大队人人马杀到后便释放龙卷火, 一把将这些贱种全部烧死。结果木林人一次比一次精明,一打就散,刚准备了一 半的龙卷火风法不得不在手中散去。狐人不敢暴露自己的位置,过往的教训历历 在目,一旦暴露出来,木林人那种无畏无惧的冲锋根本无法抵挡。或许在荒原上 随便一个半兽人或者狼人部落就能杀光他们,但在森林的环境里,只有人数相当 的情况下才有一战之力。
 
  以往狐人不断靠着游击来消耗木林人的有生力量,而情况也证明,近年来木 林人的数量越来越少。但今年初狐王下令,必须在年底前消灭这些土著,森林深 处有一个东西对狐王至关重要,关系到西大陆的未来和存亡。本来战力显赫的术 者和法师不得不离开攻打鬼门关的军队,陆续前往迷雾森林和木林人战斗。 
  既然群杀大技打不出,二十六位术者和十位法师决定使用单体法术。以往这 种做的风险很大,狐人的武力值很低,近身搏斗往往不是人类的对手,一旦使用 了单体法术,很容易暴露位置。但这次他们带了三百名狼人,只要撑上一会,就 有时间再度隐没在浓雾中。术者和法师的区分很模糊,脑筋简单的半兽人有时候 更是分不清楚。术者使用药石发动法术,法师则划阵借力,双方只是借助的力量 来源不一样,效果相差不多。但术者的优势在于释放法术的高效,事先画好的符 咒里存好法术,想用时就直接使出,但价格非常昂贵,能承载法术的材料都是稀 少贵重。法师放法术就廉价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在地上画好阵法,就可 以远远不断地从大地中抽取能量,但超过法师的承受范围依然不行。
 
  东方的法术则高明一点,术者可以引动自身的精气施法,但要求天赋很高, 能者不多。当术者和法师配合的时候,双方的战力将会数倍增加。一位狐人法师 在地上画好土石阵,口中念念有语,片刻地上的土块便凌空而起,旁边一位术者 立马使用火法,将凌空的土块烧得通红,然后一个狂风术使出,灼热的泥石如同 炮弹射出,远处的木林人被打得鬼哭狼嚎。
 
  火光的位置暴露了狐人的位置,泰樽招呼了数百名随从直杀过去,但眼前被 数十名狼人挡住,双方厮杀一轮后狐人又隐没在浓雾里。泰樽想拿狼人出气,但 对方的跳跃力非常强悍,几个跳跃就从树梢上跳离战场,只留下几具尸体。远处 近处不断地有火光发出,木林人被狐人的法术打得屁滚尿流。泰樽终于下定决心, 从口里拿出一个哨子,奋力一吹,还在四处战斗的木林人闻声立马远遁,浓雾里 片刻便走得一个人也不剩。狐人疑虑地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以往和木林人战斗 时,对方都是不死不休,从来没有知难而退或半途而废的事情发生,这次怎么换 了个法子呢?他知道这一定是木林人的陷阱,但想破头颅也猜不出个所以然。 
  接着,远处传来狼人的惨叫,跟着身边的狼人也和不明人士打了起来。狐人 眼珠都快掉出来,一个个貌美如花的人类少女居然追着狼人屠杀。以往无比锋利 的狼爪丝毫不能损及这些少女的分毫,反而被对方一手拧断爪子,一口整齐白牙 就咬住脖子,大口大口的吸食血液。狐人首领通过雾阵了解到只有三名人类女性, 而恰恰只有三名,就把两百多狼人打得鬼哭狼嚎。狐人首领召集手下,急忙把雾 阵,浓缩到足够产生恐怖迷域的范围。刚才的浓雾是恐怖迷域的简化版,不能产 生恐惧的效果,但浓雾的范围会大大扩张。
 
  然而,恐怖迷域的效果除了让处在惊慌的狼人更加心惊胆颤外,居然对那三 名人类女性一点作用都没有。眼看再过一会,狼人就要被杀光了。狐人首领并不 珍惜这些狼人性命,但外围还有数千的木林人虎视眈眈,要是这些近卫被杀光, 他们也只得乖乖退出迷雾森林了。他向身边的术者打了个手势,二十余位术者便 分散开始准备攻击法术,法师则留在首领身边,忙碌在地上画阵。
 
  另一边,荣马飞的腿快要跑断了。他这辈子都没试过跑得这么快,而且背上 还背着一个伤员。刚才一开打,荣马飞便往汩罗城飞奔而去。而陈程宇他们则砍 了几刀后就「杀」到了外围,几个人躲在一颗老树上,笑呵呵地看着木林人和狐 人杀个你死我活。半个时辰后,荣马飞背着付玉春在十里地外发出响箭,秦一峰 紧随着也射了一发,双方直线靠近。本来天衣无缝的计划忽然被收缩的浓雾打断, 狐人为了对付三具汩罗古尸,把范围二十多里的浓雾缩小到三里,一下子把奔跑 中的陈程宇等人暴露出来泰樽早知道对方心怀不轨,但一开打就滑溜掉也实在太 说不过去吧。当场把他气得不管身后的狐人,一吹哨子,带着几千士兵直追陈程 宇等人。荣马飞刚看到敖子骞当先冲出来,还没来得及开心就听到对方大叫: 「调头跑,我们被发现了。」荣马飞心中苦叫,只得调头奔跑。刘童武功最差, 落到最后,陈程宇不忍丢下他,与他并肩一起跑。后面的箭雨不断射在脚跟处, 刘童呜呜大叫:「程宇啊,咱到底得罪了谁啊?兽人打咱,人类也打咱,哎哟喂。」 
  陈程宇也在苦叫:「我靠,老敖这是往哪跑啊。咋地就往北冲,就算命好冲 出森林,到了雪山就是熊人的地头啊。」刘童在旁边已经泪流满面了,嘴里已经 有些微白沫吐出。荣马飞跑了一路,终于力竭,秦一峰一把背过付玉春,敖子骞 则搀扶着荣马飞前行。走着走着,荣马飞喊停:「他妈的,两个大人落下还不知 道,怎地跑着跑着就剩下四个人了。」敖子骞一掌拍向自己脑袋,自责道:「我 也冲昏了头,忘了刘童不识武功。咱在这儿等等吧,有程宇在,他们应该不会这 么容易被追上。」木林人只要再坚持半刻,刘童就会力竭,陈程宇或许凭着超人 的体力甩脱他们,但队伍终究免不了要减员。万幸的是,泰樽最后还是一大局为 重,带领人马往回赶,狐人才是他们的心腹之患。
 
  左盼右盼,终于看到陈程宇扶着刘童从树丛中走出,大家都抱在一起相拥而 泣。这里的树木开始落叶泛黄,密度也稀落了很多。估计再往前走就可以进入大 雪山的地界了,西大陆最强壮的熊人领土。这片林子充满了生气,不时有麋鹿和 野鸟穿梭在林间,完全不像木林人领地死气沉沉,生灵少得可怜。
 
  付玉春哀叹一声道:「木林人从原则上来讲已经算不上我们人类了,除了族 长一人,余下的百姓或者士兵,我看他们身上至少都有二十重诅咒以上,这是血 咒,一代传一代,而且会越来越厉害。血咒已经改变了他们的体质,导致无法生 育,只有族长的血液能够稍微缓解片刻,让他们短暂地获得生育能力。」荣马飞 奇道:「怎么族长没事呢?」付玉春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片鬼地 方远离九州,人也神经兮兮的,难以用常言形容。」「我们再走五十里地,然后 结营休息,要是木林人不追来,就等到老付把伤养好再动身。」敖子骞从树上跳 下,他始终担心木林人的部队会追上来。
 
  众人应声答好,便立马启程。可怜刘童刚恢复点力气,又被陈程宇拖死狗一 样往雪山的方向跑去。
 
[ 本帖最后由 賊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林子口 金币 +7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